Agaontidae

毒液的告白

把埃迪办了的毒液,跟犯了错误的小朋友,乖乖得缩在角落里,满脑子想的都是要跟埃迪来个浪漫的告白。

为此毒液可是费了心,他特意向各个超级英雄请教:

“我清醒后就看到Steve带我来到美丽……热带,我们……心意相通……”刚恢复的冬兵语言系统还不大好,毒液也没兴趣听结巴撒狗粮,转头去找了雷神。

“我跟我弟弟打了一架,然后我们就滚床单了”怪不得loki如此记恨你

“我跟浩克……”没等寡姐开始撒狗粮,毒液就转过头走开了,嗯,异性恋不具有参考

他听说万磁王是个场面人,于是拿着小本本赶去英国请教,“那天Eric很浪漫,把整个体育场搬过来当做戒指向我道歉,实在太感动了,你可以试一试”

德国男人果然浪漫,毒液听了教授的教诲,正着手准备向埃迪来个大场面告白,看到埃迪急匆匆得出差回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最近一伙人预谋炸巴黎,还搞什么全城蒙黑纱放烟花,就因为离婚,这德国男人跟英国搞学校的谈恋爱真麻烦,你可别学这些有的没的”

毒液连忙把手中的笔记本丢掉,乖巧得点点头看着埃迪没有生气,舔了舔舌头,又把埃迪吃抹干净了。


真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

我想杀人

杀一个贪污了1000万的人

我想杀人

杀了坏人多好

可惜

现在坏的是这个世界


为啥能这么恨一个人


我知道我作

不知道为啥

我越来越难受

控制不住自己

想自杀

真的很想很想

有没有自杀不痛苦的方式

有什么好恨的呢

想做出点东西就得付出牺牲

代价就是我自己呀


是我不知道珍惜吗
还是我太粘人了
不过也得改改自己话痨的毛病
人要学着自己独处
爱自己更多一些吧

必胜客奇怪味道的意面,可能我不大能接受奶酪

蛋糕的小故事

那大概是夏天时候的事情了,那天,水蜜桃先生失恋了,他低头埋首,大大的身体占据在沙发上,听到菠萝先生的脚步声,水蜜桃先生抬起头,不知道为什么,菠萝先生想到自己那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狗,眼神落寞,菠萝先生轻轻得抚摸着他的头,千般句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。
过了几天是菠萝先生的生日,记挂着水蜜桃先生状况的菠萝先生想着,水蜜桃先生现在这状况,兴许早就忘了自己的生日,不过这都不重要。谁知这天下班,水蜜桃先生专门下厨做了好几道他爱吃的菜,菠萝先生吃的那叫个满足。
酒足饭饱后,水蜜桃先生偷偷溜进厨房,变魔术般拿出了一个大蛋糕,手上还顺了两根糖葫芦,这可把菠萝先生气笑了,“你是不是傻,你不吃蛋糕,我也不吃蛋糕,还买这么大”说着抢过水蜜桃先生手里,这个糖葫芦还挺好吃的,虽然很幼稚。
水蜜桃先生轻声回了一句,“这个比给我女朋友买的还大”
菠萝先生愣住了,他摸摸水蜜桃先生的大脑袋,被水蜜桃先生一把抓开,“滚”
这个人,他比谁都心细,比谁都情深,比谁都骄傲,他考虑着每个人,却忘了自己早已深陷荆棘,人们总想着他无所不能,却忘了他是不是早已千疮百孔,他也是需要呵护,在那段时间,有菠萝先生真好,也许这就是,胶漆自谓坚,不如雷与。

以爱之名

我们以爱之名,伤害最深
飒飒夏风,挂在神树下的铃铛叮铃作响,两个小女孩闭上眼,虔诚得想着上天赐给一个如意郎君。

梦中少女
每当回忆起这个梦,夏玲总觉得格外真实,那个夏天,两个女孩手牵手坐在大树枝上,看群蜂飞舞,谈论着喜欢的男孩,还有谈论着夏玲不想言及的父母,谈论着未来,谈到这里阿秋眼里总是放着光芒,未来她要嫁给村子里最耀眼的男孩,像每一个桂村里的姑娘一样,好好服侍他,生儿育女,相夫教子。
看着阿秋一脸沉浸,夏玲不忍打扰她,满心苦涩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知道,原来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剑拔弩张,原来团圆的日子是要团圆的,她越来越恨自己,自己的无能,恨自己的出生,有多少次想着只要能离开家就好了,离得越远越好,离开那个父母总是争吵的家,离开那个无论自己怎么得卖乖,而却难以换来父母脸上的微笑,可是年幼的自己却不知道怎么逃离。
“阿玲?”
“诶?”夏玲微微一侧脸,回应的是阿秋的笑脸,两只眼睛眯成一条逢,满心的欢喜,“我们都会幸福的”
“嗯?”夏玲却再也崩不住得哭了出来,抹着眼泪,笑着说,“对呀,我们会幸福的”。
少年的阿玲总是做着那个梦,梦到那个穿着家里人剩下的旧衣服,却挂着微笑,那时候好像父母在闹离婚,可是每天只要闭上眼就有秋陪她玩耍,即使每天很苦涩,每晚却很幸福。
阿玲说,“我们每个人出生都是有罪的,所以才会这么苦得还债”
秋回答道“不是苦,那是因为我们总在强迫着自己去接受别人的眼光,接受别人喜欢的事情,所以才会每天水深火热。”
“我记得邻居张阿姨经常说,我妈妈长得漂亮,爸爸有钱能干,他们哪里知道我自从出生起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笑容。算了,不说这些了,我跟你说哦,我们班里来了个转学生...”

沉沦
再然后的日子里,父母离了婚,她被母亲带走,离开了那间屋子,也再也没见过阿秋,毕竟只是个梦,也许自己太孤单了,想找个人陪伴,这时候阿秋就出现了。
夏玲的母亲仿佛跟变了个人似的,对她无微不至,仿佛之前的伤痛不存在,再然后,她好像也渐渐得忘记了阿秋,看,人就是这么健忘。在某个秋天她也遇到了心怡的男生,到底他哪里好呢?夏玲在发现他出轨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瞎了眼,偏偏自己还原谅了一次,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心软,可偏偏看到他扬起的嘴角,满足的微笑,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,即使那是骗人的,自己也是心甘情愿,人就是这样吧,越得不到越想拥有,拥有一个人的怀抱,拥有一个家。
再后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夏玲的母亲自然少不了催促,她们无话不谈,是邻里最羡慕的母女,偏偏男友的又一次背叛彻底戳伤了夏玲,等她伤痕累累得回到家中,却发现母亲笑意盈盈得望着自己,“乖,早跟你说那个男生不靠谱”说着手里拿出了照片,“这是你张姨的儿子,你也老大不小了”
夏玲放佛被刺到什么,她连忙推开自己的母亲,然后回到房间,收拾了几件衣服,辞掉了稳定的工作,那个工作考得可不容易了,羡煞很多周围邻居,可是夏玲自己干得很不舒服,也是享受了温情的陷阱,自然也要为此付出很多。

阿秋
漂泊的日子总是艰苦的,生怕下一秒不知道靠什么吃饭,夏玲一路南下,漂到了一个叫桂镇的小镇子上,这个镇子本来籍籍无名,却偏偏因为最近的频繁发生的自杀事件名声大噪,大家都在传,“阿秋的冤魂回来了”
阿秋?
这个尘封在夏玲心中很久很久的名字,人总是健忘的,夏玲早已忘记了当时的痛,也忘了阿秋。
夏玲走到湖边,湖边立了三个墓碑,最靠近湖中一个破破的木牌,据说那个是叫阿秋的墓碑。
“娘啊,您一生可怜,早点走吧”
这时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蹲在墓碑前,默默得烧着纸。
夏玲向后退了几步,其实,阿秋的故事她早已听过,没有怨言的姑娘,据传总是温和乖巧,从不顶撞别人,除了找了个男人她母亲满意,跟家里闹掰了,可是婚后生活也不是那么如意,婚后的丈夫尽是暴打醉酒还有出轨,可怜还有牙牙学语的儿子,就这么孤独无依的过了几年,兴许再也忍不了,阿秋投了湖,说来也是怪,自那之后每年中秋都有人跳湖,每隔十年阿秋跳湖的日子,就会有怨女来这里跳湖,她们很多都是家里的乖乖女,明明这么乖巧,可惜,说故事的人一脸惋惜,不过最近跳得有点频繁,这才引起人们的围观。
夏玲看了下日子,八月初九,今天距离阿秋死去已经第四十个年头了,月上梢头,走在湖边的只有她一个……

我与母亲的关系真的奇怪,明明对我很好的事情她都认为不好,对我不好的事情她都让我跟吃屎似的接受,我可能再也接受不下去了吧,人生真的难,接受不下去我就自杀,这样的话谁都会开心吧,不会吵我,我能安安静静得生活,不用看脸色,看着日升日落,很幸福

自从谈了恋爱,发现离不开男朋友,可能我之前一个人孤单太久,自从上了研究生,没有正常的生活,谁让我本来就不是正常的研究生